并非最明智的选择

2020-06-15 16:41

北京的低票价最早可以追溯到北京奥运会前,是作为城市“公交优先”的一项配套政策推出的。低票价使市民的出行成本降低,但同时也为市财政带来了不小的压力。

价格调整前进行的出行目的调查也已启动。除了轨道交通,地面公交等均在调研范围内。马伯夷解释,我们希望通过公共交通的票价调整,发挥经济杠杆的作用,优化交通出行结构,改变出行时间分布。“目前,方案仍在酝酿。”

8号线再增两座换乘站

出行目的调研已经启动

按照目前交通部门掌握的信息,正在酝酿中的地铁差别化票价方案包括分高低峰时段计价、按里程计价、普遍调价和按运营区段价格有涨有降等4类。

低票价财政年补贴180亿

他说:“财政蛋糕就这么大,过多地投入到公共交通上,必然会减少其他民生项目的投入。目前最核心的事情是尽快制定公共交通补贴的原则,综合性的考虑票价调整,将普惠改为定向补贴等。无论是分段计价、分时计价都是可操作的,具体的方案目前讨论仍为时过早。”

运输局预测,随着新段开通,8号线日均客流将从目前的22.55万人次增长到40万人次。同时,8号线将分担50%左右的昌平线客流,并缓解13号线约10万人次的客流压力。刘冕

调价,只是交通部门优化出行比例的一种做法。北京市交通委新闻发言人方平透露,一系列组合拳将陆续实施。2014年,中心城区路网交通指数将控制在5.5左右,中心城公共交通出行比例达到48%。目前,这一比例为46%。

曾在国内多个大型交通项目中担任顾问的交通专家徐康明表示,目前地铁低票价政策是一种“普惠”政策,并非最明智的选择,不利于公交的可持续发展。在他看来,适度涨价是必然的,而且绝对不是单纯只调地铁票价,地面公交票价也应综合考虑。

到底谁在坐地铁?交通部门也做过分析:约61.7%的客流是通勤客流,11.8%是公务出行,还有26.5%是生活出行。不仅如此,每天大约47.46%的地铁客流扎堆儿在早晚高峰期间。换句话说,近500万客流会在3个小时内(早高峰约2小时,晚高峰约1小时)穿梭于200多座地铁站。在这3个小时里,部分线路列车满载率甚至达到144%。

权威发布

北京地铁最初兴建于上世纪60年代,已经发展成世界上最庞大的地铁线网之一,本月总里程将达456公里,既有运营中的线路有17条。尽管最近6年每年地铁线路和车站都有增加,但北京地铁除了机场线外,全线网单程票价一直保持在2元。这一价格堪称全国最低。

因此,在未来半年内,交通部门在京藏高速、京开高速和三环部分路段施划公交专用道,为吸引客流增砝码。“配合价格杠杆调整,我们希望将10公里以内的出行者吸引到公交车上。”而目前,乘坐地铁出行距离低于6公里的乘客日均大约有150万人次左右。

地铁里人满为患,地面公交的客流量却以4%左右的速度连年下滑。经测算,目前本市拥有2.2万辆公交车,足以负担日均1800万人次的客流。但现在日均客流仅为1300万人次左右。除了热点线路瞬时满载量“爆棚”,公交车的平均满载率不足70%。

低票价、客流小,用于公共交通的财政补贴中大约有三分之二都用于地面公交。市运输局公交处处长王昊说:“由于地铁的准点率,乘客往往不分远近都愿意乘坐。而乘坐公交车的客流潮汐情况也很明显,尤其是公交专用道启用的时间段客流最稳定也最多。”

网越织越密,地铁的客流量也以每年30%左右的幅度在递增。今年,本市每个工作日地铁平均客流量都超过1000万人次,最高客流量已突破1100万人次。

京藏高速等划公交专用道

“目前,每年约有7.9%的民生类市财政补贴用于公共交通,主要补贴给地铁、公交等运营企业维系正常运转。”马伯夷给出一组数据,2011年市财政补贴给低票价的钱约有156.7亿元,2012年达到175亿元,今年预计会超过180亿元。这笔钱多于政府用于医疗卫生方面的补贴。业内人士以地铁票为例,每张2元通票的背后,都有近2元的补贴。

“关于地铁票价,政府承担多少,市民承担多少,应该有个较合理的比例。还有,通勤的成本在收入方面占多少比例合理,都要进行综合测算。甚至每个车站不同时间段的客流情况都在调查范围内。”马伯夷说。“推出差别化票价的方案还未最终确定,分段计价、按里程计价,或者平峰打折、高峰调价等几个方案都在分析研究中。”

让客流运转起来,最简单直接的办法是增加新线。本月,8号线新段就将开通。目前,首末班车时间确定。其中首班车朱辛庄站5时10分、南锣鼓巷站5时30分;末班车朱辛庄站22时05分、南锣鼓巷站23时。线路发车间隔为3分30秒。

从地图上看,8号线分南北两段。北段为昌八联络线,全长6.3公里,设朱辛庄站、育知路站和平西府站共3座车站。南段从鼓楼至中国美术馆,全长3.5公里,设什刹海、南锣鼓巷和中国美术馆(暂缓开通)3座车站。这两段将与既有8号线贯通运营,北至朱辛庄与昌平线换乘,南至南锣鼓巷站与6号线换乘。

在北京市交通委昨天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,市运输管理局新闻发言人马伯夷透露:交通部门已启动调整公共交通价格的调研,除了轨道交通的各项运营数据外,地面公交也在调研范围内。但公共交通票价何时调整仍没有具体时间表。

财政补贴用于低票价的补贴是否过高,这个问题仁者见仁。一项网络调查显示,大约6成网友不支持涨价。但马伯夷认为,“公交优先”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,道路修建、轨道交通、综合换乘枢纽、场站建设等都是组成部分。单纯普惠的低票价给财政带来的压力逐年增长,不利于公共交通的可持续发展。

6成地铁客流为通勤

业内人士分析,这次不会只是单纯地提高地铁票价,而是全盘调整公共交通价格以及财政补贴的比例原则等。这个过程很繁杂,交通等多个主管部门需要通过调研,制定出价格调整方案草案。之后,还要通过政府价格主管部门的审核、评审机构进行评审、价格听证会进行听证等步骤才能够最终执行。

公交出行比例明年增2%

专家观点